2016年10月31日星期一

将军也上访

尊敬的中央军委习近平主席:

我是原广州军区装备部部长张永强(曾用名张卫东),男,1958年10月出生,少将军衔。

我1975年10月从广州市第16中学应征入伍,1977年7月入党,1979年3月15日,在对越自卫反击战松山地区,松毛岭3号阵地被越方炮弹击中头部和右眼,1980年被评为“一级残废军人”和“特级战斗英雄”。

1984年8月,受广州军区委派到桂林陆军学院学习。
2004年3月任广州军区装备部部长,2004年6月19日被中央军委授予少将军衔。

上访事实与理由如下:

2004年10月29日晚上,广州军区保卫部十几人到我家(广州军区干休所)他们没有说任何理由和原因,强制把我拉上一辆无牌车辆,把我送到广东省收容转送站,把我非法关押起来,在里面我受尽种种折磨和打骂。

2005年8月17日上午他们把我放出来,也没有说明什么原因,从此以后我的身份职务及待遇全被停发,我现在一无所有。
2005年10月我开始上访,先后到广州军区政治部、中央军委等部门上访,至今没有结果。

军队的强大关系着国家的尊严、安全和利益。斯大林曾经说过,“一个在军人待遇上精打细算的国家,是在为下次战争赔款做准备。国家假装关心军人,军人也假装保卫国家。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一个有英雄却不知敬重,爱惜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

习近平同志,你当选为军委主席,即是党和人民给予了你最高的荣誉,同时也对你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有40多年军齡,38年党齡的“一级残废军人”和“特级战斗英雄”,却是这样的悲惨下场,实在让人心寒,你作为军委主席,有责任和义务为我主持公道,为我平冤昭雪,还我军人本色、荣誉和待遇,严惩违法违纪人员。

敬礼

上访将军:张永强

2016年10月30日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汇侨路17号303室i
身份证号码:440102195810013632。
电话:13128235487

陕西伤残老兵杨岁全十六中会议期间遭抓捕失联

[访民之声2016/10/31消息] 杨岁全是陕西宝鸡越战伤残老兵,1026,他和四川内江越战老兵罗成明,在军事博物馆地铁口,遭北京警方拦截关押久敬庄后失联。

今天罗成明告诉本网志愿者:“当时北京警方把他们10几个人一起送到久敬庄,随后地方政府截访人员将罗成明带走,杨岁全还在久敬庄。第二天罗成明拨打杨岁全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之后在拨打其电话时提示处于关机状态,至今无法与之取得联系。”

据悉,杨岁全是 1985年应征入伍,同年赴云南老山前线作战。在一次战斗中,杨岁全头部及身体多处受伤, 1990年由部队转业安置到陕西开关厂工作。2000年杨岁全和妻子同时下岗失业。

由于在部队战斗中受伤留下的后遗症,杨岁全旧病复发。因在职期间,企业未按国家规定给其办理社会医疗保险,杨岁全又无力支付医疗费用,导致延误病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杨岁全为此多次向各级政府反映并要求解决其所处的困难,却一再遭到拘留、殴打等手段的迫害。

相关报道:老兵杨岁全、罗成明被押久敬庄 高弘毅失联
杨岁全



在京访民张打条幅要求当局释放余敬等四位被关押的维权访民

[访民之声2016/10/31消息] 今天在京访民张打条幅,强烈要求当局无罪释放被关押的湖北余敬、江西朱玉芳、辽宁王振英等访民。

江苏访民吴继新说:“现在的党委政府就是屠宰人民的屠宰厂,官员是刽子手。余敬、朱玉芳、王振英等访民举报控告贪官污吏,被卷进了屠宰厂,任由这帮刽子手屠杀,这是事实。北京警方将余敬从住处带走拘留10天,王振英在北京的公交车站抓住遣送回地方后刑事拘留。去年江西朱玉芳七七事变纪念日在北京张打写有“要向革命老前辈那样,保家卫国不向人民开枪”的横幅激怒了这帮刽子手,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把她公诉到法院,法院定好的开庭日期一再延迟,现定于 113开庭审理朱玉芳涉嫌寻衅滋事一案。”

昨天这几位在京访民也张打条幅,要求广西当局无罪释放维权人士韦亚妮。
据悉,韦亚妮是广西河池市天鹅县村民维权代表,因当地官员贪污库区移民款引发村民不满,随后韦亚妮被推选为维权代表进京上访举报。河池市政府因此对韦亚妮恨之入骨,连续劳动教养其两次。韦亚妮重获得自由后开始长期驻京帮大家维权,并经常带领访民以张打横幅的方式抨击政府的错误行为,为当局所不容。2015731,河池市南丹县法院一审以诽谤罪和寻衅滋事罪,两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半。
今天参加举牌的访民有:
河北杨宗生18210809837
张翠磊13141309133
安徽石新红13261574637
黄新民130955072921
徐思兰130955072921
李本才17081041438
河南陈文惠131463998571
陈秀连13015584743
张素珍17072780286
刘聚才15839832047
吴玉芬13166441871
郑培培02153963826
辽宁杨秀梅13717697035
周金霞13610925611
王凤云15956007967
吉林曹桂苹18289577889
江苏汤树秀  13815407808
吴继新13051785798






黑龙江鹤岗市访民丁亚军因走近京西宾馆而被拘留

[访民之声2016/10/31消息] 黑龙江鹤岗市访民丁亚军,于十八届六中全会期间走到京西宾馆附近,北京警方将其拦截盘查,随后移交地方政府截回。1027,鹤岗市向阳区公安分局将其关押至鹤岗市拘留所,决定行政拘留其10天。

丁亚军是遭政府违法强拆其住房而上访多年。当时财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政府的支持下,以恐吓和打砸抢的手段暴力逼迁、强拆,致使丁亚军母亲惊吓过度死亡,丁亚军本人受惊吓过度患严重心脏病。

丁亚军为此上访后,地方政府不思解决诉求,反而对其打击报复,将其劳动教养两年,多次行政拘留。之后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认定其在京抛洒传单诉冤的行为违法,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8个月。刑满释放后,又因上访被向阳区公安分局多次行政拘留。



河北冯少杰等数十村民张打横幅抗议派出所所长打人侵犯人权(视频)

[访民之声2016/10/31消息] 河北省辛集市市佃士营村冯少杰等数十名村民,今天上午到辛集市政府门前张打条幅,控告辛集市锚营制革区派出所所长焦占涛,无故打人,侵犯人权。

 冯少杰的姐姐冯笛告诉本网志愿者:“1024,冯少杰在国家信访局排队时,被截访人员发现,强行带到京瑞宾馆,并抢走其身份证等物品。冯少杰极力挣脱,在宾馆的二楼走廊,辛集市锚营制革区派出所所长焦占涛将其衣服撕坏,按倒在地殴打,并将其软禁两天后强制遣返。冯少杰的父亲闻讯于24日进京上访,也遭截访人员控制遣返”

据悉,今年4月间,冯少杰家承包地里栽种的五千棵核桃树,遭到5名村民多次蓄意破坏砍伐,经济损失达数万元。之后其中一村民再次实施破坏时被冯少杰抓获,交给锚营制革区派出所处理,派出所以民事案件为由不予受理,并把该村民放走。冯少杰一家多次要求警方立案不成而被迫上访。
video




2016年10月30日星期日

在京访民张打横幅并高喊“还我财产还我家园还我人权”谴责政府侵权(视频)

 [访民之声2016/10/30消息] 今天,祝忠孝、季新华等近20名在京访民张打着横幅,高喊“还我财产,还我家园,还我人权。”

祝忠孝深有感触的说;“我们都上访多年,一声声还我人权,还我财产,还我家园的怒吼声中包含全是怒火!这些年暴政肆虐,民众无伸冤之路,民众在抗争中对当局产生了绝望,距离群体走上街头已经不远了!”

据悉,祝忠孝、季新华等人都是因为征地、拆迁未获补偿上访,在上访过程中屡遭政府以拘留、软禁、殴打等手段的迫害。
video

北京访民裴富贵、陕西赵德全殴打截访人员被警方抓走

[访民之声2016/10/30消息] 北京市丰台区访民裴富贵、陕西省渭南市访民赵德全,1028日被丰台警方抓走,警方告知,是今年222日上午殴打湖北省劫访人员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裴富贵的微博记载:裴富贵和赵德全殴打截访人员的事情发生在2016222日上午,一辆白色面包车于早上9点前来到吕村车站,车上下来几个截访人员,其中一人戴着口罩来到吕村,拍照访民租住房。访民发现后制止其拍照并将其摔倒在地,裴富贵赶来让其出示身份证件,其起身逃走。

 随后,裴富贵带了半块砖骑电动车赶到吕村村口,发现这里还有两个戴口罩的截访人,这时赵德全拿着木棍也赶了过来,赵德全怀着对截访人员的愤恨,手持木棍向其中一人的腰部、头部打了一棍,当时出了血,裴富贵向其背部拍了一下,那人晃了晃被两个截访人搀走。”222当晚7,北京丰台分局朱家坟派出所民警将裴富贵和赵德全传唤带走,第二天,朱家坟派出所民警将二人同车送到丰台看守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拘留到第38天的晚上裴富贵、赵德全获取保侯审释放。

2016622,赵德全再次殴打截访人员,被朱家坟派出所抓走,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729晚获取保候审释放。但警方没有他释放证和取保候审决定书。

据悉,裴富贵是因为对征地补偿不满而上访。
裴富贵








河南省孟津县政府为了制止许桂芳上访无所不用其极

[访民之声2016/10/30消息] 河南省孟津县访民许桂芳今天告诉本网志愿者;“1027上午,她到府右街邮局寄信时,河南省驻京办工作人员将其拦截,并绑架至孟津县小浪底石化宾馆关押,由多人看管,目前仍无自由。”

许桂芳,女,今年72岁,河南省孟津县白鹤镇曙光村14组村民。1982年她丈夫梁通因计划生育政策,被迫做男扎手术时死亡,只留下她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2001年,许桂芳母子再次遭遇横祸,14组组长乔贯通勾结镇政府土地管理所的办公人员苏通,扣押许桂芳的房产证,篡改宅基证,并由乔贯通出面召集15人砸锁撬门,砸毁房顶,强行入室毁坏室内物品,霸占其房屋至今。许桂芳的儿子被打伤致残,经鉴定为二级精神残疾。但乔贯通等人并没有受到法律制裁。

许桂芳为此上访后,镇政府雇佣不明身份人员无数次殴打她们母子,为了控制许桂芳上访,将其殴打致骨折,扒光衣服锁在屋里,抢走其随身物品。许桂芳计算,她在上访期间受到过两次劳教,15次拘留,17次关黑监狱的迫害,她们母子赖以栖身的秫秸秆窝棚也遭人为蓄意焚毁,已经无家可归。
之前许桂芳被打伤的照片










2016年10月29日星期六

武汉市江汉区访民余敬在租住屋内遭抓捕拘留

[访民之声2016/10/29消息] 湖北武汉市江汉区访民余敬,在北京的租住地被强制带回原籍,昨天,江汉区公安分局对其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决定。

确定要被拘留后,余敬电话通知江苏访友吴继新:“我是在北京的住处被抓住送回原籍的,目前关押在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汉兴街派出所,要行政拘留我10天,马上送往武汉市第一女子拘留所。”本网志愿者获悉此事后立即拨打余敬的电话,提示已处于关机状态。


20108月,余敬位于江汉区红旗村六巷25号的房屋被强拆,因未能得到赔偿而上访维权。为了让有关部门早日解决所反映的问题,她采取走访、信访、张打条幅等方式维权,因此遭到多次拘留处罚,今年年初在寄信时警方将其拦截后再次拘留。余敬不服警方的处罚决定,起诉到法院,后法院判决驳回其诉求。

北京访民葛志慧水果摊位被抢 怒斥共产党赶尽杀绝


[访民之声2016/10/29消息] 北京丰台区访民葛志慧, 昨日遭遇城管和公安联手选择性“执法”,把她在丰台区梅市口路的水果摊拆除,所有水果被收缴。

葛志慧说;“她多年维权无果,为了生存,8月份经过丰台区卢沟桥街道办事处允许,在家附近的梅市口路摆摊卖水果。会议期间警察和保安在她的水果摊前上岗,监督她的一言一行。昨天会议结束,城管和公安联手选择性“执法”,那里有好多水果摊位他们不管,只把她一家的水果摊强行拆除,水果没收。销售员拍照,手机被抢,遭到围观群众指责,他们恼羞成怒把围观群众赶走,这是官方进一步迫害访民的行为。不但如此,她多次索要他们的执法证件,对方都拒绝出示,也没有给物品扣押清单,她认为这种做法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

葛志慧是因为强拆以及人身损害事由而上访。
2010716,北京丰台区政府勾结北京大成开发有限公司将葛志慧的住房暴力强拆,并将其打伤致残。在过去的六年中,多次上访,时至如今事情不但没得到解决,每到“敏感时期,丰台区政府便会拘留或软禁葛志慧。葛志慧受到刑事拘留5次,治安拘留5次,曾被关押在丰台区郑常庄天安街兆丰时尚宾馆18个月。丰台警方长期将葛志慧软禁在家,限制其自由。

丰台区城管执法检查局长电话,姜东升13311359286,外线63805391、内线63828296

video

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

重庆市访民何朝正中南海喊冤被刑拘后遭两次抄家

 [访民之声2016/10/28消息] 重庆市北碚区访民何朝正,因在中南海新华门前喊冤,被北培区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今天北培区公安分局第二次到其家中查抄。

重庆维权人士发来消息称:“92214名重庆冤民到中南海新华门喊冤,遭到重庆市驻京办遣返押回重庆,后多人被行政拘留。北培区公安分局将刘高胜、肖成林、何朝正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其中肖成林、刘高胜是行政拘留期满后转为刑事拘留,何朝正回去即遭到刑拘,三人均羁押在北碚区看守所。

一周前,北培区公安分局到何朝正家中抄家,今天上午11时许,北培区公安分局再次抄了何朝正的家,其家人拍照查抄现场遭到警方阻止且受到威胁,警方抄走何朝正的所有上访材料和证据等物品后扬长而去。

何朝正、刘高胜、肖成林都是因为遭遇政府强拆而上访,上访期间遭到地方当局无休止的打压报复,多次被非法拘禁、暴打、拘留。
北碚区公安分局02368316110

北碚歇马派出所02368242442

在押人员几近成植物人不得保外就医 其亲属上访却被拘留

[访民之声2016/10/28消息] 辽宁阜新市太平区访民张洪娥,因到中南海“非访”,昨天太平区公安分局对其做出了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措施,现羁押于阜新市拘留所。

 张洪娥的妹妹张长青告诉本网志愿者:“她们姐妹3人,张洪娥是大姐,因为二姐张洪艳身体不好,二姐夫张向忠在狱中病危不能保外就医,张洪娥赴京上访。张向忠是参与盗窃,2012被沈阳市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于同年转到辽源第一监狱服刑(以下简称监狱)。入狱后家属发现张向忠病情危重,生活不能自理,多次要求做司法鉴定,申请保外就医,并交纳了2000元的鉴定费。而监狱出具书面答复意见称:“虽然鉴定结论为张向忠符合保外就医条件,但因其是无期徒刑范围故不予办理。”去年10月17日,监狱书面通知家属,张向忠病危,但省监狱管理局刑罚处借故张向忠是无期徒刑不得保外就医,也不许转院治疗。

今年415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将张向忠的刑期变更为有期徒刑,6月间,监狱再次为张向忠作了是否符合保外就医的司法鉴定,之后监狱刑罚科科长告诉家属,张向忠符合保外就医条件,818已上报省监狱管理局。9月中旬,张向忠所在监区狱警口头告诉其家属,张向忠的保外就医省监狱管理局没有通过,理由是,1、鉴定过程中张向忠不予配合;2、张向忠病症与犯罪前相同。家属多次向监狱和省监狱管理局索要书面答复,其都不肯出具。

家属称,每次会见时,张向忠都是用担架抬着去会见。有几次在会见时,张向忠说在审讯时警察把他拷在老虎凳上,打的不像样了。

家属曾拿着监狱提供的CT片到其他医院咨询,得知张向忠左侧嵌入性股骨颈骨折,腰椎骨折,四肢活动受限。但监狱方面不给家属提供完整的病例。

今年张向忠在太平区公安分局医院治疗的时间里丧失了语言能力,头不能转动,监狱对家属解释是张向忠得了脑梗。家属认为,张向忠在被抓捕前,身体一直很好。鉴定不让保外就医,是为了隐瞒刑讯逼供的真相。

家属对省监狱管理局的决定不满,随后要求再次司法鉴定,监狱和省监狱管理局都拒收家属递交的司法鉴定申请。

根据19901221司法部颁布的《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第二条第三款:对于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罪犯, 身体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的,可准予保外就医。


张洪娥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香港籍访民廖启健 广西访民陈英娇在京诉冤被拘留

[访民之声2016/10/28消息] 香港居民廖启健,准备到中南海诉冤,北京警方对其拦截并加以训诫。其居住地,武汉市青山区公安分局于1027将其押回,决定以 “扰乱社会治安”将其行政拘留7天。

据知情人介绍,廖启健原户籍是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10年前他在青山老家的房屋拆迁时与青山区政府达成补偿协议,房屋拆除后,青山政府始终没有兑现补偿方案。三年前他的另一套房屋连协商的程序都没走即被政府强拆,强拆前,社会闲杂人员日夜骚扰,无安宁之时。廖启健为此多次打110报警,警方都置之不理。

廖启健不满青山区政府的无得无信,已进京上访十年余,上访期间惨遭青山区政府惨绝人寰的迫害,多次关押黑监狱,拘留。在黑监狱关押时间最长的一次是200天。

此外,广西南宁市陈英娇等4访民,于1026到位于北京市西城区的中山公园西门附近抛洒冤情传单。西城区牛街派出所民警对四人抓捕,随后西城区公安分局做出处罚决定,将陈英娇行政拘留5 天,另外3人行政拘留7天,在东城区拘留所执行拘留。因其中3人身体重度残疾,拘留所拒收,获准所外执行。陈英娇遭到关押。


香港居民韩素华,因在场目睹抛洒传单过程,牛街派出所将其关押一夜后释放。

2016年10月27日星期四

黄汉中律师会见河北保定访民王双才(重伤一城管队保安死亡案)的经历

9月19日,河北保定访民王双才在北京朝阳区垂杨柳中街与城管发生争执,导致一名城管队保安王志强重伤医治无效死亡。事发后,王双才被朝阳区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刑事拘留,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

10月26日上午,北京来硕律师事务所黄汉中律师在王双才女儿王瑞和儿子王士龙的陪同下,前往朝阳区看守所会见王双才,律师刚将王士龙签置的委托书和律师证、律所介绍信递交会见窗口,办理会见手续的看守所警员当即问委托人来了没有,律师回复在看守所门外,随即有警员进入将律师递交的会见手续拿在手上,让律师走出大厅将委托人叫进来,一同带入一间讯问室,查验过王士龙身份证后让律师和王家兄妹在讯问室等候大约半小时后,告知律师王士龙因上访,身份证标注了"稳控人员",将交由辖区派出所留置,由户籍地派出所接回夲地,律师表示王士龙目前是因其父亲被刑事拘留,委托陪同律师会见,没有违法行为,不应被限制人身自由,但警员说他无法改变上级决定,很快辖区常营派出所一辆警车三名警员赶到,将王士龙带到常营派出所,此后被户籍地保定市安新县警方接回当地。

因没有提前预约,直到下午三点,律师才终于会见到王双才。这是一个头发花白、干瘦的老人,一见律师,开始半天说不出话来,一急居然嚎啕大哭起来。待他平静后,才慢慢将事件经过向律师说了出来。

9月18日上午,王双才推着卖豆腐的电动三轮车在马路边,碰上城管,以车上的广告牌不合规为由,强制扣押王双才的电三轮车,当时城管人员清点了王双才电三轮车上的物品,一个装钱的钱箱子(里面有1000元左右现金),把现金用塑料袋装上交给了王双才。王双才手里拿着装现金的塑料袋跟着城管队工作人员走到双井城管大队门外,保安王志强在门外支开其他城管工作人员后抢走王双才手上的钱袋,暴力殴打王双才,致其右手手臂受伤,倒地昏迷,醒来后拔打110电话报警,110回复让打城管投诉电话投诉,当时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王双才打了几次城管投诉电话没人接听,无奈只好回到豆腐店。


9月19日上午,王双才骑自行车出门,车前放了两把豆腐刀,准备去城管队交涉要回卖豆腐的电三轮车,走到朝阳区垂杨柳中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垂杨柳校区门前看见城管正在执法,王双才在一边等工作人员空闲了,找到昨天扣车的城管工作人员,对方回复去办公地点处理,此时保安员王志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看到王双才后,怕王双才说出他昨天抢钱还行凶打人的事情,过来威胁王双才,被在场城管领导制止后就上了马路对面城管车上,过了一会又从车上下来朝王双才冲过来,王双才本能地从自行车上抓起豆腐刀防卫,王志强冲过来,身子扑到豆腐刀上被扎伤后还往前面跑离了现场,其他城管人员随后也离开了现场。

辽宁访民孟广琴、佟瑞珍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

[访民之声2016/10/27消息] 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访民孟广琴、佟瑞珍,在京上访期间被北京警方非法限制自由,并交由地方政府将其带回辽宁。现软禁在宾馆,政府派多人看守。

 孟广琴说:“我们是1024,在北京市大栅栏附近被北京警察拦截抓住送到久敬庄的,阜新市劫访人员把我们带回来关在旺运德宾馆,派了几个人看着我们,不让出去,一点自由都没有了。”

孟广琴是因为房产遭到强拆而上访,接踵而来的是数次非法拘留。去年阜新市海州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个月。

佟瑞珍是因为执行难而 上访。在上访的这几年中,新市海州区公检法部门,逐次地对其处以行政拘留、劳教、判刑两年的有罪处罚,佟瑞珍今年6月刑满释放。
孟广琴被囚禁于旺运德宾馆



官方以往的处罚决定不应成为再次处罚上访人员的证据

[访民之声2016/10/27消息] 湖北武汉市江岸区访民姜艳春,昨天在社交媒体上发出消息称,江岸区公安分局把她送到了武汉市第一拘留所。另外一位上访人员,赵红艳被指控寻衅滋事罪案一审,今天在瑶海区法院开庭审理。

 1025,姜艳春告诉本网志愿者:“她是在府右街遭到北京警方拦截查验其身份证后,将其强行带离,送到马家楼接济服务中心。她没做任何违法的事,劫访人员要把她押回武汉,继续拘留。” 今天本网志愿者联系到姜艳春的奶奶,确定姜艳春已经被拘留,目前拘留期限不明。

 2010 姜艳春的房屋政府违法划为待拆迁建筑,姜艳春不接受这一决定。拆迁方以停水、停电、投毒、打砸等手段对其进行逼迁。期间姜艳春被打伤,留下后遗症。 2012年姜艳春家房子遭到强拆。当时姜艳春身有疾患,急需医药费,被迫当地政府签了息诉罢访协议。待伤情好转之后,姜艳春便开始上访,要求拆迁方依法赔偿给她造成的伤害,补足拆迁补偿差额。今年9月,姜艳春因在京上访,北京警方对其予以训诫,江岸区公安分局便以此训诫作为行政处罚依据,将其拘留10天。

无独有偶,安徽合肥上访女士赵红艳,因遭遇强拆赴京上访遭到北京警方百余次训诫。20151126截访人员将其从北京押回,其后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先行将其行政拘留,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转为刑事拘留。其主要依据也是北京警方出具的训诫书。

 今天,赵红艳被指控寻衅滋事罪案一审在瑶海区法院开庭审理,其辩护律师为蔺其磊和程海。 赵红艳被指控涉嫌犯罪的原因是因为“在中南海、天安门行走”。其中的证据有: 乡村干部和区干部的证人证言; 北京公安出具的所谓“训诫书”; 多次行政拘留决定书。

早在2008年,本网志愿者就意外拿到了一份《中央联席会议关于加强对在京非正常上访行为依法处理工作和完善非正常上访人员劝返接回机制的实施意见》,内中规定:北京公安机关坚持随发现,随控制,随带离的原则,加强对现场秩序的维护和管理,及时将非正常上访人员发现、控制在外围,防止在重点地区和敏感部位形成聚集,造成负面影响。

根据这一规定,首先涉嫌寻衅滋事的是官方,并非访民。因为中南海、天安门作为旅游地带,访民同样有权利进入游览,只要访民没有做出违法犯罪行为,警方就无权过问,更无须训诫。遗憾的是,由于警方权利泛滥,重点、敏感区域不断扩大,就连访民睡在被窝里也同样会遭到抓捕,随后以各种理由遣返关押。


 最后蔺其磊律师表示:“对各地访民如此迫害行为,虽能收到减少上访数量的效果,但却是一个本末倒置的做法,会引起更加不和谐的现象发生,而于维稳思维下的社会治理南辕北辙。”

2016年10月26日星期三

老兵杨岁全、罗成明被押久敬庄 高弘毅失联


[访民之声2016/10/26消息] 今天陕西宝鸡越战残疾军人杨岁全,四川内江越战老兵罗成明,在军事博物馆地铁口遭警方拦截,随后送到久敬庄关押。

  杨岁全说:“我们准备到世纪坛公园,刚走到军事博物馆地铁站时遭到警察拦截检查并扣押身份证, 之后把我们带到羊坊店派出所,羊坊店派出所又把我们和10几个访民一起送到久敬庄,但一直不肯还身份证,多次索要都没有归还。”

今天下午,山东青岛退伍老兵高弘毅,通过电话向本网志愿者介绍杨岁全情况时,突然说:“我被绑架了! 随后高弘毅失联,本网志愿者多次再拨打其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

据悉,杨岁全是 1985年应征入伍,同年赴云南老山前线作战。在一次战斗中,杨岁全头部及身体多处受伤, 1990年由部队转业安置到陕西开关厂工作。2000年杨岁全和妻子同时下岗失业。

由于在部队战斗中受伤留下的后遗症,杨岁全旧病复发。因在职期间,企业未按国家规定给其办理社会医疗保险,杨岁全又无力支付医疗费用,导致延误病情,完全丧失劳动能力。杨岁全为此多次向各级政府反映并要求解决其所处的困难,却一再遭到拘留、殴打等手段的迫害。

陕西越战残疾军人杨岁全街头乞讨被关派出所

http://msguancha.com/a/lanmu1/2016/0706/14597.html
杨岁全